「10 岁强奸致孕不给堕胎」

  「10 岁强奸致孕不给堕胎」两个月前,当美国最高法推翻「罗诉韦德案」后,堕胎权——这一重大的公民权利不再受到宪法保护。目前,美国至少有 12 个州禁止堕胎。

  在下图深红色标注的「Full Ban(完全禁止)」州,即使被强奸 / 也禁止堕胎。

  不久前,美国心理学(APA)直言:「限制堕胎权利是对女性心理健康的直接攻击」。可能造成的后果包括:

  将抚养孩子的责任强加给无法提供照顾或者没有生育意愿的女性,增加女性患精神疾病的风险,同时对孩子和产妇造成伤害;

  给面临或遭受过人际暴力和创伤的女性带来更大的风险,包括生殖胁迫和性胁迫;

  政府强行插入医患关系,侵犯患者和医生接受和实践循证医疗的权利,并将他们置于犯罪风险之中;

  免除了父亲或者非妊娠父母的任何法律责任,尽管他们应当与母亲一样对怀孕负责。

  这不仅是女性「对生育有无决定权」的问题。对于未成年的、被强奸的、患癌孕妇来说,它关乎生死存亡,可能导致远超两代人的悲剧。

  在本期 weekly,你可以看到:为什么「限制堕胎」是一种与你我都有关的人权倒退。

  对于患有偏头痛、多发性硬化(MS)、癌症和癫痫等疾病的育龄妇女来说,堕胎禁令可能会威胁她们的生命。

  因为,给她们治病的药物可能导致畸胎 / 流产。为了避免违法,医生有可能拒绝向她们提供最佳治疗方案,导致这些患者不得不面对更高的发病率、致死率及残疾风险。

  美国得克萨斯州参议院第 8 号法案规定,禁止在检测到胚胎心脏活动后进行堕胎;第 4 号法案规定,即使在紧急情况下,医生也不能向孕妇提供终止妊娠的药物,否则将被判罚重罪。

  这些规定意味着:当孕妇在生产时面临危险(如胎膜早破、严重的先兆子痫或阴道流血)时,医生也无法直接进行医疗干预(如人工流产),只能使用更为保守的「期待疗法」。一项小样本调查统计发现,有上述症状的孕妇在接受「期待疗法」治疗后,有 55% 患上了严重的并发症,而接受医疗干预的孕妇患并发症的概率为 37% 。

  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已经发现医生由于害怕承担法律后果,无法向出现妊娠并发症甚至胎儿不再存活的孕妇提供医疗救助的情况。

  医生只能无奈地告知病人:「回家吧,等你得了败血症再回来……当你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我们才能提供治疗」。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研究者 M Antonia Biggs 等人在对 956 名寻求堕胎的女性进行了长达五年的追踪访谈后。他们的结论是:

  经历堕胎不会对女性心理健康造成负面影响。与堕胎相比,禁止堕胎对女性心理健康的危害更大。

  与成功堕胎的女性相比,寻求堕胎失败的女性在前期访谈中更加焦虑,自尊水平和生活满意度更低;

  对于寻求堕胎失败的女性来说,她们的自尊和生活满意度大约需要一年时间才能恢复到与成功堕胎女性接近的水平,而从焦虑中恢复则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

  而到了第五年,寻求堕胎失败但出于种种原因并未生下孩子的女性,在自尊水平和生活满意度上甚至略高于其他所有申请堕胎的女性。

  一项有关堕胎女性自杀意念的研究也得到了类似的结论——接受堕胎并不会让女性产生更强烈的自杀意愿。

  许多反对堕胎者认为,女性在堕胎后会「愧疚」「自责」「懊悔」,产生严重心理问题。然而一旦抛开这些毫无依据的揣度臆测,真正去询问那些堕胎成功的女性是否后悔时,97% 的回答都是:不,我不后悔。

  在已执行堕胎禁令的地区,意外怀孕却又无法在当地堕胎的女性只有两种选择:要么长途旅行去其他州堕胎,要么把孩子生下来。

  但「堕胎不会真正停止」。 美国心理学会女性精神病学家核心小组主席、医学博士 Kamalika Roy 说,「有资源的人在堕胎方面不成问题。但这一决定(禁止堕胎)加剧了女性因阶级、种族和移民身份而遭受的边缘化」。

  也就是说,越是那些没钱、无法长途跋涉的女性,越有可能求助于非法或危险的堕胎方式。而它最直接后果将是孕妇死亡率的增加。

  我只想到了她。她的恐惧,她的处境之恐怖,她的意见被消音。同时被当作一个有性行为的成年人和一个孩子,任由司法机构摆布,是什么滋味。一个系统如何残暴对待和背叛其最年轻的公民。而这就是这个女孩和她携带的细胞组织的区别:人的身份、公民身份。

  不得不承认,我们正处在某个历史低谷之中。在可见的未来里,女性被忽视的困境不会终结,但同样的,斗争也不会终结。

  好啦,本期 weekly 就是这么多,希望你又得到了一点有用的心理学知识。

上一篇:拜登回击“堕胎禁令” 称 改变最高法决定 将堕胎权写入法律
下一篇:民调:超半数美民众认为堕胎权被推翻是美国的倒退